人体自愈力武医养生机构-河洛三易堂平台

奉行释、道、儒三教一理的中华国术平台

Buddhism, Taoism and Confucism leads to one truth

唤醒人体本来俱足的强大自愈力和技击力

To summon ability of self healing & martial arts gifted already to everyone naturally

------结缘易道文化,受持东方智慧!

Believing in and hold on to the faith of I-chin culture & oriental wisdom


《我不是药神》隐藏中医的生存真相: 吃一辈子特效药与不治病的医学是最无奈的讽刺!

发布时间:2018-07-28 15:48
来源:、、、

    在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电影中,得了白血病就得吃一种叫格列卫的药品。正版贵,就要买仿品,电影勾勒出这样一种医疗逻辑:得了白血病就得吃这种特效药----特效药很贵----要吃一辈子----吃了也医不好----不吃得病死----吃一辈子会被穷死。比我们津津乐道地讨论药价、关注研发、呼吁医保隐藏得更深的残酷现实是:这种“不吃要病死吃了要穷死”的来自西医的神药,也从未治愈过一例白血病……

    中医呢?在整个影片中缺位!!!!



    还没进电影院,已被动地从微博、朋友圈、公众号里知道了大概剧情。于是这几天网络上到处可见大家的评论:对高价的质疑,对药贩子的痛恨,对病人垂死挣扎的同情,等等。

然而很少人看到:白血病就得吃格列卫,这和癌症就得放疗,高血压就得吃降压药,糖尿病就得打胰岛素的道理是何其相似!



    1、真要是能治病的药,需要吃一辈子吗?

    “我吃了三年正版药,房子吃没了,家也吃垮了。不吃药,我们就只能等死。”这位白血病老人和警察的对话句句戳心。当影院里抽泣声四起时,我更想问的是:既然是特效药,为什么吃了三年还没有吃好?既然房子吃没了,家也吃垮了,为什么还要接着吃?

    现在中国人自己的中医文明,在各大医院已近乎苟延残喘,甚至被妖魔化。即便是中医院,都先用西方的诊疗方式来确诊,再开中药来服用,这哪里是什么中医啊!全变味了,都在一味地服从于西方,也是被西医牢牢地控制着。

    难道真有人披着科学的外衣,宣判一切异己者为“迷信”、“伪科学”,从而制定了让我们世代必须遵守的“标准”,迫使我们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,陷入医疗的圈套?



    可怜的国人,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种侵略,而是认真地依据这种西方社会的标准,培育自己的治病习惯,成为忠实的患者。

    据悉,西医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卫,现实售价约23500元/盒,按照正常服用频率一个月一盒的话,一年需要花费28万多元。

    而我国目前有四百多万的白血病患者,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对症且服用的话,每年全国光格列卫的花销就是2200多亿!

    据估算,中国改造辽宁舰共花费了220亿元人民币,001A型国产航母造价为210-270亿元,而我们白血病患者,每年光格列卫一项的花费就可以建造10艘001A型航母!

    而天价药还是其次,关键是这药根本治不了病,如果能治病,会让你一年一年地不停吃吗?

    格列卫之所以被称为“神药”,是它把“慢粒白血病的五年生存率从49%增加到了90%,把致命的慢粒白血病变成了一种像糖尿病或是高血压一样,仅需规范服药即可控制病情的慢性病。”

    “如不规范服药,只要停药或减量,便会病情反复甚至危及生命”,也就是说格列卫是一种需终生服用而且不能停的“特效药”!

    被称为特效药的神药,居然是要吃一辈子的,有这么讽刺吗?这是特什么效呢!中医几千年的传承,讲“一剂知,二剂已”,都是在想方设法地提高治愈率,中医如果一副药让患者吃一辈子,估计早就被骂死了!


    作为一种需终生服用的西药,格列卫不可避免的具有诸多不良反应,现摘录格列卫说明书上所描述的副作用如下:


    全身性异常

    很常见:水潴留、周围浮肿(56%)、疲劳(15%)

    常见:乏力、发热、畏寒、全身水肿、寒战、僵直


    血液与淋巴系统异常

    很常见:中性粒细胞减少(14%)、血小板减少(14%)和贫血(11%)

    常见:全血细胞减少、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


    代谢和营养失衡

    常见:食欲不振


    神经系统异常

    很常见:头痛(11%)

    常见:头晕、味觉障碍、感觉异常、感觉减退


    消化系统异常

    很常见:恶心(51%)、呕吐(25%)、腹泻(25%)、消化不良(13%)、腹痛(14%)

    常见:腹胀、胀气、便秘、胃食道返流、口腔溃疡、口干、胃炎


    皮肤和皮下组织异常

    很常见:周身浮肿(32%)、皮炎/湿疹/皮疹(26%)

    常见:颜面浮肿、眶周浮肿、瘙痒、红皮症、皮肤干燥、脱发、毛发稀少、盗汗、光过敏反应


    骨骼肌、结缔组织和骨异常

    很常见:肌痉挛、疼痛性肌痉挛(36%)、骨骼肌肉痛包括肌痛(14%)、关节痛、骨痛

    常见:关节肿胀


    眼部异常

    常 见:眼睑水肿、结膜炎、流泪增多、视力模糊、结膜下出血、眼干

    ……



    电影许多细节都是真实的,很多角色在现实中都有原型,这些年自己也见过或听过很多病友的事:

    有在得病后,全家砸锅卖铁来治疗,最后一贫如洗、妻离子散的;有父母在自己得病后,为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存款留给孩子而自杀的;有年轻妈妈为给孩子买药,从事性服务的……

    眼前的这一幕幕,让笔者想起两百年前鸦片引入我国的人间悲剧。很多同胞吸食成瘾,被鸦片控制,不仅搞坏了身体,而且把一辈子辛苦挣来的钱都奉献了出来,弄得倾家荡产、家破人亡。而英国在短短二十年间,通过鸦片从中国吸走了一亿两白银。不断外流的财富,严重耗损了当时清政府的财库,使整个国民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。

    而现在的许多西药,不也正是鸦片的翻版吗?有很大的副作用不说,吃药可以控制病情,不吃药马上反弹!

    今日的中国,面对西方的诸多挑战,我们要保护好自己的农业,要研究自己的芯片,要发展自己的导航与操作系统。但更重要的是,我们要把国民的医疗与救命药握在自己的手里!

    可怕的事实是:现在的许多疾病都正在被西医治成终身服药模式。



    比如高血压、糖尿病、各类免疫性疾病等等,都说是特效药,而又有哪一种病被治好了?都是要让你吃药一辈子。

    西方财团控制药厂,药厂控制医院,医院控制病患,一个庞大的产业链就这样慢慢形成合力,而我们每个人都深陷其中而不自知……


    2、西医到底能不能治白血病?

    老中医潘德孚曾经举过一个事例:

    温州医学院附一医血液科主任俞康获“中国医师奖”,报载:“他,是白血病患者的生命天使”。《温州日报》用了整整一个大版面刊载他的贡献:“温州市血液学科的带头人,在浙南地区率先开展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,是温州市首个成功开展异基因和非血缘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的医生,至今已经为160多名白血病患者进行了救治”“历获省、厅科研成果奖十二项,各级杂志发表论文70篇,其中SCI收录6篇,CmemicalAbstracts收录取1篇,主编翻译血液学专著如一部。

    可是请问这位生命天使:这种干细胞种植技术和“格列卫”究竟治愈多少白血病人?答案是:一个也没有!

    上海的孙起元先生,曾于上世纪60年代,在上海长海医院配合西医化疗治白血病10年,观察也是无一例获救。

    即使这样一无所获,迄今为止的西医治白血病,仍然是老办法我行我素,没一点改进迹象。

    我们要知道,医学所面对的是个性化的人,而所谓“科学医学”,是指一种统一的标准,统一的格式,统一的用药治疗。即一病一药,千人一治。这种“科学”,违背了生命的个体特异性,忽视了生命自身的自组织能力。

    这在道门讲,天道自动,天机自然。说穿了,医生治病,在于维护病人生命的自组织能力,而不是削弱这种能力。

    诊断白血病用抽骨髓的方法,和治疗白血病用化疗杀细胞的办法,之所以不仅无效而且有害,是因为它在破坏人体自身的正气,而助长邪气。其方法用药如此之不科学,治好病人就怪了!



    3、中医治愈白血病        

    白血病的命名,是西医从还原论上对人体疾病认知的结果,而在整体论的中医理论里并没有这一叫法。

    中医观察白血病这类病人,会查出真寒假热,厥四逆之症。

    从白血病表现出来的症状来看,比如身体乏力,经常冒虚汗,容易受寒,好吐白痰等。所谓这些痰,与身体的精血水液全是一样的东西,咳出来的痰也叫白血,实际上也是汗,人身体流的汗,在鼻子里叫红汗,这些都是一体的。

    根据这些症状,按照中医的辩证方法可以归为虚劳。称为虚劳,当然不是西医讲的绝症,也不用吃一辈子的天价药。

    我们发现,现在的儿童得白血病的太多了!儿童的白血病基本上都是从感冒之后得来的,因为小孩阳气比较盛,排异反应会非常强烈,用抗生素治疗之后,要么把孩子治趴下,以后反复感冒、身体体质很差。

    要么就是身体应激太过,西医观察的结果就是作为免疫能力的白细胞快速增多,这都是急性的。



    倪海厦曾经说过:中医治白血病约费时四周,至少我可以做到,一定有比我更快能治好此病的中医师的,不但治好了而且可以预防它再次发生。我相信这病对中医来说不是难事,很多中医都可以做到的。不要再浪费金钱于无益的治疗上了,错误的治疗,不但花钱又丧失掉宝贵的生命是非常不值得的。

    上面提及的孙起元先生,年轻时患重病在上海西医治疗无效后,被名中医恽铁樵治愈,这才觉得中医学的博大精深。解放前他大学毕业在交通界工作,业余从事中医的研究,后来孙老独自治白血病,也治好了许多人。

    并著有《白血病人将获救》和《白血病医疗宝鉴》两书,对白血病的治疗做出过重大贡献。具体可见《白血病人将获救》(台湾三友图书公司印行),书中治愈病例都有二三十年的追踪。

    民间中医秦兆虎说:“白血病比普通感冒还好治”。有一个十几岁男孩得了白血病,医院已经给他做了很多次穿刺检查了,每次穿刺孩子都会痛得昏过去,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,吃了秦兆虎的中药后,孩子马上就有了精神,活蹦乱跳地开始玩了。

    一位被两家医院诊断为白血病的女孩,医生让她赶快准备几十万元住院治疗,因为家里没有钱,病人就找到了回族名医马源泽,马医生只用一个古老的回民收阴术,一次就给她治好了,治疗思路也是按感冒治的。

    温州的老中医潘德孚运用综合多元的经络疗法加中药,也治好了很多白血病。比如南昌大学的向楠教授得了白血病,在放弃化疗后,就是被潘德孚治好的。

    还有金华市楼某、平阳县郑某、兰溪市应某等等,也都是潘老治好的,治愈的费用仅为一万元左右,半盒格列卫的钱都不到。



    有一位患者叫吴锡铭,在体检时查出了白血病,后在医院做了四次化疗,全身浮肿,走路、俯仰都有困难了。他说,自己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地走进医院,后来变成了这个样子,说给谁会信呢。

    于是他问医生,是什么原因使他得白血病的。医生答:“不知道。”“不知道原因就治疗,不是瞎子打拳——乱来吗?”“想想真倒霉:天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一种医疗,不知道病因就敢乱用药。”

    于是他决定停止治疗,立即出院。

    吴锡铭出院后便自学中医,给自己开药方。正好他的亲家是个草药医生,懂得药性,他就请来当参谋。

    就这样,几副药吃下来就觉得有效了,后来越来越有信心。三四个月后,恢复了健康。而在医院里与他同个一病房的7个白血病患者,已全部死亡。

    后来曾有17个患者找过他,他就让他的亲家翁按这个方法给开药方,据说,死了三位,14位恢复了健康。

    他认为这个白血病本来就很好治的,却把许多人弄得倾家荡产家破人亡,真是罪过!



    但现实就是这样讽刺,一例白血病都治不好的医学被捧为真理,戴着科学的桂冠;而治得好病的医学,却退守于一角,被大家斥为迷信、伪科学!

    殊不知,你信奉的科学竟然变成了最大的迷信和宗教(姑且叫科学教吧)

    有网友说,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最大“魅力”,是来自于影片从始至终带给观众的“沉浸式”无力感,这种无力感,是对因病致贫的叹息,是病人对活着的渴望,是患者家人的无奈。

    笔者想说,正是这种无力的医学成为主流,才造就了现在普遍的医疗无力感。大家害怕得病,不仅是怕花钱,更是很多病都是治不好的!

    而现在的国人,寻求拯救的医疗途径基本上都只局限于西医,一种病治到死,一种药吃一辈子都不回头,这是多大的信心啊!也是多大悲哀啊!

    中医曾经是维护中国人健康的主要治疗手段,现在已经在很多病患的自我意识里缺失了。

    如果白血病真像西医宣称的那样是绝症,是不能治愈的,那么我们每年花费几千亿吃天价药延续生命都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   但问题是,很多被宣判死刑的白血病患者,却被中医“奇迹”治愈了!这个时候,我们还在谈化疗的手段,还在津津乐道仿制药的低廉,还在呼吁天价药全部纳入医保,这不是可笑吗?

    真正要解决问题的方法不是通过医保来转移负担,而是彻底减少全民医疗费用,降低我国政府的医疗支出。



    既然全民医疗费用居高不下是以西医为主的医疗体系导致的,要解决当下问题,我们就必须得跳出当下西医医疗所摆好的迷魂阵。

    与其每年补贴几千亿买那些不能治病的天价药,与其资助那些不能治病的医院,与其去上贡那些贪婪成性的西药财团,还不如花百分之一,千分之一的钱去扶持那些能真正治好白血病的中医。

    鼓励他们向国家献策献方,帮助他们授徒开馆,研究推广他们的治疗经验……相信这样不仅能彻底摆脱我们对西方天价药的依赖,为国家节省大笔的医疗费用,还能真正挽救无数的白血病家庭,这样利国利民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?

    治愈癌症,治好白血病,这些“医疗奇迹”为什么屡屡在中国出现?就是因为我们在西医之外,还有中医!我们的中医千年传承,具有简便廉验的巨大优势,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像其他国家一样,高度依赖西药。



    也正是这样,中医成为了很多人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总是想把她置之死地而后快。如果中医被彻底消灭,西医就真正一统天下了。到时候只此一家,结果只能是医疗价格飞涨,国人更没有选择的余地,只能拜倒在西药资本的脚下,任其盘剥。

    那时,我们再也没有便宜的草药可吃,再也没有简单有效的针灸可用,再也没有中医食疗来供我们养生……

    除了医保改革之外,对中国民众更具有现实意义的是深入展开基于中医全息化思维的“治未病”行动,把病邪遏制于未发之前。

具体需要做什么?

    合道的生活,合道的锻炼模式,基于良好锻炼所培养起来的良好心态与情志。由此保持充盈的气血、通畅的经络,获得五通:食欲通、消化通、睡眠通、经络通、神意通。进而呈现三态:年轻态、祥和态、灵性态。

    河洛三易堂愿天下无病,民生安康!


    ————本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
标签:我不是药神中医

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章